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第611章迎候

本章节来自于 北雄 http://www.yshuoba.com/179/179539/
    强烈推荐:

    “又杀了几个?”

    “没几个,哈哈,没几个,哥哥,你这些亲兵卫士很久没见血了,下了手就有点收不住……”

    “瞧你这意思,还是我的错了?”

    “哥哥怎么会错?你看,错的可不都掉了脑袋吗?”

    “呀,罗将军竟然也会说话了,这是谁教的?”

    屋中传来很脆的啪啪声,不要想歪了,罗士信又挨揍了,守在门外的徐世绩和赵世勋就没想歪,两个对视一眼,很无奈的敛下眸子,心里的想法都是一般,跟罗士信在一处为官,真的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乐`文`小说`し

    大王对这位义弟的宠信和纵容,军中诸将是既羡慕又嫉妒,可敢当面跟罗士信针锋相对的人,是越来越稀少了。

    对于像徐世绩,赵世勋这样的新晋汉王府亲从来说,无趣之处在于,想象一下即便成了卫府将军,也难压罗士信一头,以前受的打骂更是无从报复,连精神上的胜利都不会有,像他们这样的家伙,那得多难受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尤其是祖籍山东,又在河南领过兵的徐世绩,罗士信是半只眼睛也看不上他,若非知道哥哥比较看重这个狗崽子,不然的话,不定就要操刀为张须陀将军报仇了呢。

    所以说,徐世绩的日子很不好过,唯一让他欣慰一点的就是,任职汉王府左二领军,行走在汉王府内很方便,让他得空就能瞅见心上人的影子。

    若非身不由己,他其实很想代替刘敬升留在晋阳看守汉王府。

    不得不说,一位隋末名将彻底被带偏了,日子过的稀里糊涂不说,连雄心都不剩多少了呢。

    赵世勋是平遥人,一直在宇文镬麾下效力,他家里没什么牵挂,是地地道道的草根,父亲因劳役而死,母亲改嫁,十四岁从军,到现在已有八个年头。

    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或者是仕途上,他都处在快速的上升阶段,耿直而又勇猛过人,是罗士信比较喜欢的同袍人选。

    可他偏偏与徐世绩走的更近些,于是,年轻的汉王府统兵将领们也就分出了新老。

    说实话,这两个家伙都是那种凶到骨子里的人,可在罗士信面前,他们显然凶的不够彻底……

    “不经有司,没有禀报,擅杀官吏,你也是长进了……”李破的训斥听上去就轻飘飘的,揍人的时候却很用力,打的罗士信的大脑袋一点一点。

    李破神清气爽的出来,拿眼一扫,便道:“这都是在做什么?裴旭留下,缉拿贼人同党,其余人准备启程,随我去郡城。”

    路过县令身边,对脸若死灰的县令淡淡道了一句,“抄没之家财,都分发给百姓,过后若让我听到襄垣县内上下有一句怨言,哼……”

    出了襄垣县城,李破心里暗叹了一声,打土豪分田地啊……当初官卑职小的时候他没做过,没想到都称王了,反而要来做上一做,也是见了鬼了。

    经过襄垣一事,李破也无心再做停留,一路疾驰,直奔上党郡城。

    路过潞城的时候,倒是入城走马观花看了一下,比襄垣要清静,再没有那许多人物来这里等候他的到来。

    可却清静的有点过了头,没办法,前年这里遭了匪患,那个什么大盛皇帝在这里作威作福几个月,弄的潞城是一地狼藉。

    也别提什么恢复不恢复了,十年二十年之后,这里估计也就是那么一副样子,你若给它太好的待遇,不定就又有人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

    上党郡城北二十余里处,太守裴世清率军中文武迎于道左。

    裴世清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如今治有两郡之地的他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

    襄垣县发生的事情,连夜已经传了过来,让他多少有点不安,他认为上党流的血已经够多了,其他的要慢慢来。

    自他入主上党以来,除了砍下严宗的脑袋震慑诸人之外,他先就在梳理郡中官吏,现在差不多已经到了火候。

    接下来才会轮到恢复民生,派人剿除盘踞在山中的各个匪巢等等。

    按照他的构想,在三到五年之间,能让上党恢复些承平时节的模样,从这点上来说,他和陈孝意等人差不多,都是久历宦海的人物,治政地方的经验很足,喜欢按部就班的治理模式。

    既不会因地方贫瘠就有所惰怠,也不会因为时间紧迫,就行那急功近利之举。

    他治理上党的切入角度也不稀奇,拉拢地方族类,尤其是上党这样一个诸族杂居的所在,他还要给予一些异族的头人,首领们礼遇,他认为这是治理地方必不可少的一步。

    显然,李破的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李破一到,便在襄垣大开杀戒,地方豪强的反应很难预料。

    当然了,最多也只是增加一些麻烦,并不会出什么大事,这时节还能拉起人马来造反的人是越来越少了,上党更是如此。

    所以,他只是有些不安,并不会为此过于忧虑,而更多的则是在考量那位巡游至上党的目的。

    是对他裴世清不放心呢……还是对河东裴氏不放心呢?

    这其实是一个问题,一个让人分外头疼的问题,如今远离绛郡的他对裴氏的未来已经有些把握不住了。

    和裴世清并肩而立的张伦则在挠着大胡子,不时的往官道上张望两眼。

    作为李破麾下八个开府的将军之一,张伦这几年几乎是一年一个台阶的走了上来,对军功的渴望不比别人差。

    如果是其他人来当这个郡尉,一定极为不耐,可张伦不一样,他觉得率兵平定上党,长平两郡的军功还够他嚼上一段时间。

    而他升迁太快,根基薄弱,军功资历上也跟其他卫府将军没法相比,所以他认为自己需要一段时间积累一下,上党郡尉任上,正是一个好地方。

    别看人家没读过几本书,可所思所想确实不简单,大胡子心眼儿多,李破还真没冤枉了他。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没在汉王殿下称王的时候呆在晋阳,按照他的想法,卫府将军们中间应该很快就将有大将军出现了。

    这个时候呆在晋阳的人无疑会有近水楼台的优势,当然,外间众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汉王殿下向来公允,不会忘了他们的。

    所以说,张伦在上党呆的很安稳,他也一直在跟太守裴世清商量剿匪的事情,没多有少,也算是军功嘛,而剿匪还能练兵。

    他麾下的人马大部分还是跟随他一同降顺的唐军降俘,之后因为身任卫府将军,所率兵卒立即多了起来,和李唐那边就是不一样,官爵没那么高,实权却是倍增。

    李破对他的看重,让他非常感激,所谓士为知己者死,既然投了明主,那他张大胡子也不会自甘小人,找准了时机,就得让众人瞧瞧,他的忠心绝对不比其他人差了。

    他的雄心壮志,肯定是裴世清没法相比的,可见,李破对麾下将领军兵的控制力远胜于文官。

    而且,这种情形随着地盘的增大还有加强的趋势。

    襄垣的事情张伦也听说了,和裴世清不一样,他根本没当回事儿,要说在上党杀人最多的,肯定不是其他人,他张大胡子的名声在上党都能止小儿夜啼了才对。

    尤其是当初随李渊南下的时候,他以三千兵马略上党,长平,两军交战杀的人就不提了,而战后他砍下的脑袋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

    以汉王殿下之尊贵,杀个小小的县中县尉,主簿的又算什么呢?那和踩死几只挡路的蚂蚁其实没什么分别。

    他和其他将领一样,怕的不是汉王殿下如何如何,而是罗士信那样的家伙,一怒之下,你都不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儿来。

    在裴世清和张伦身后站着的,是上党郡丞长孙敬德,上党别驾于梦宣,这两位是姻亲,长孙敬德乃上党文宣王长孙稚之后,和洛阳长孙氏同出一脉。

    这一家无疑是晋地门阀中比较拔尖的那一类,上党长孙曾经几代镇守上党,称上党王,如今的东都长孙氏只是他们的分支而已。

    他们才是上党扎扎实实的坐地户,在上党的地位可以比照晋阳王,只是东都长孙氏多有兴旺之像,相比之下,上党主支却走起了下坡路。

    还未能在隋末乱世当中,显出姓名。

    于梦宣出身屯留于氏,为长孙氏姻亲,严宗在时,他们被压的很厉害,裴世清入主上党,于氏作为裴氏门下,自然也就与长孙一道,投了裴世清。

    长平郡丞范文进此时也在他们身边,这位一路赶过来的家伙显然是长平大族的代表……

    这一群二十余人,加上各自扈从,黑压压一片的恭立于道旁,眼巴巴的盯着官道,窃窃私语间,让这里的气氛既有着肃穆,又夹杂着躁动……

    上党的天空,变换着颜色,人心也在随之变动,上党俊杰汇于一处,努力的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位置。 (阳朔小说网http://www.yshuoba.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河边草的小说北雄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北雄最新章节北雄全文阅读北雄5200北雄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河边草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阳朔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