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章节目录 第41章 斗法

本章节来自于 造化师 http://www.yshuoba.com/182/182539/
    街道尽头站着两名男子,目光如炬,盯着走过来的莫千俞和楚正义。楚正义停住脚步,微张下颚,指着眼前的人道,“千千,就是他们。”

    莫千俞警惕的扫视着两人,在他们身上没有感觉到压迫感,估摸着能力应在七阶之内,最大可能不会超过五阶。

    “楚正义,你还敢出现,不怕又把你打的屁滚尿流!哈哈!”说话的人是常浑,刚才被称作师哥的人。“卢散,给我教训教训他。”

    “是,师哥。”卢散得到了指令朝楚正义攻去。

    卢散动作干净利落,不留余地的凌空一脚瞄准楚正义的脑袋,腿风得劲,旁边枝叶唰的沙沙声。莫千俞见情形不对,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怎么能下如此狠手,赶紧给楚正义打了一个气流罩,将其护在其中。卢散的腿仿佛踢中了硬物,发出骨骼错位的响声,随即痛苦的惨叫一声,往后一仰,重重的摔落在地。卢散抱着弯曲的腿,忍住叫唤,下嘴唇渗出了血迹。

    常浑赶紧蹲下,查看他的伤势,抬头对莫千俞投来了恶毒眼光。

    “小小年纪,竟如此心狠手辣!”常浑握紧拳头,直挺挺的站起身。

    “哼,这话说反了吧!”如果不是阻挡及时,楚正义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我来和你过几招!”常浑手掌内翻,两眼射出精光,瞄准莫千俞的方向,掌心向上之时,几滴可见的水从指尖弹出。

    水!哪来的水?最常见当属火,每个人都有本源火,但是这人竟是从手掌聚发出水来,实属异常。莫千俞不敢轻敌,以同样方式快速的凝聚源火,对上他的水珠。

    无声无息,水珠被源火蒸发,源火被水珠燃耗,几个回合下来,不分上下。常浑露出一抹邪笑,“碰上对手了。”一般情况下,他的水珠可以克制住火,压制比他高上两阶的修士不成问题,看来之前是他小看了眼前的人,估摸着她的能力应该在七阶。

    莫千俞的思维飞速运转,对方是个控水能手,水克火,火遇水必弱。天地万物自五行而生,循循相环,相生相克。所谓一物降一物,凡事没有绝对的存在。

    常浑不容她有空隙的时间,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势,接二连三的从掌心凝聚水珠。

    虽然每一滴水珠被化解蒸发,但是莫千俞应付的很吃力,两人速度不分上下,敌攻她防,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莫千俞一筹莫展,边应付常浑一边想着怎么寻找机会。

    常浑越发起劲,舔舔唇角,仿佛勾起了他的战意,“看来我要全力以赴了,接招吧!”常浑双臂青筋凸起。身体的血液翻腾,涨红的双臂倍涨,胸膛发出一声闷吼。

    倒在地上了卢散激动的喊道,“师哥要出大招了!”连往后爬了几步。

    莫千俞忽觉耳边一股浪潮声滚滚而来,跌宕起伏不绝于耳,心道不好,连连的给自己打出一道气流墙,挡在身前。气流墙刚成型,一串串水珠接连不断,每击中一下,气流墙便薄弱一分。莫千俞赶紧给楚正义打了个眼色,让他速速的躲开,水珠威力极大,以免伤及到他。

    “师哥!楚正义那小子跑了!”卢散在后面大喊一声。

    常浑支开一只手,一滴水珠飞速的弹了出去。

    莫千俞也支开了一只手,一指源火从指尖迸发而出,与那滴水珠激烈的碰撞,消融……

    这个举动激发了常浑的怒意,狠狠把脚一跺,“今天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说完收回了手,把内劲提到极限。又是一连窜的水珠猛烈袭来。

    莫千俞眼看气流墙一点一点被击弱,再这样下去,迟早被水珠击中,果不其然,一声闷响,气流墙支撑不住常浑的猛攻,被攻破了。

    莫千俞捂住胸口倒退几步,一行鲜血从嘴角流了下来。气流墙攻破的时候,水珠硬生生的击中胸口,痛楚直达全身,一股翻腾劲涌上喉咙。

    “千千,你怎么样了。”楚正义赶紧的扶住莫千俞。

    莫千俞埋着头不说话,擦拭干净嘴角的血迹。

    “楚正义,如果你跟我跪地求饶,兴许我会考虑放过你们。”常浑的双臂恢复常态,一脸不屑的看着那边。

    “祸是我惹出来的,就应该由我来承担!怪我当时没听你的话,自以为是,骄傲自大,惹来了麻烦。”楚正义想起莫千俞临走前嘱咐过他不要轻易动手,这才酿成这般结果。

    “哈哈,楚正义,乖乖给爷磕个头认个错,今天的事可以一笔勾销。”卢散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楚正义强忍住泪水,看了一眼莫千俞,“我跪……”楚正义走到常浑面前。

    常浑仰着脑袋,两只眼珠朝上,“不知好歹的家伙,先给我把鞋舔干净!”伸出一只脚来,戏虐的说着。

    卢散在一旁叉着腰,嘿嘿的笑着,“师哥,我看那女的还蛮不错的……”

    楚正义握紧了拳头,欺人太甚,一下子冲到卢散面前,一拳打了过去,卢散哇哇大叫,捂住嘴巴,顿时掉了两颗门牙,“你……”

    常浑凌风一扫,抓住楚正义的衣口,甩出好几米远,楚正义倒在地,额头与地面摩擦出了血痕,半张脸淌着鲜血,常浑上前,对着他的腹部一阵乱踢,楚正义哇的直吐鲜血……

    突然一道火光直射常浑的腿部,常浑菊花一紧,猛地将脚往上一提,躲了过去,只听见布料嘶的一声,常浑的裤子瞬间被绷开了,露出一条大裤衩,隐约看见y的图案。

    楚正义躺在地上哈哈大笑,“一个大男人穿y,说出去笑掉大牙……”

    一旁的卢散目瞪口呆,一向敬仰的师哥什么时候有这种癖好,忍不住偷笑出来。

    “连你的跟班也在笑你,真的是门牙都笑掉啦!”楚正义笑道。

    常浑怒瞪了一眼卢散,卢散立马换了脸色,不敢吭声。

    常浑朝那边一看,她什么时候站起来的。

    刚刚的火光是从莫千俞那边发出来的,常浑的水珠几乎让她疼晕过去,看到楚正义被羞辱痛扁,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必须要站起来。

    “哼,被我的水珠伤到还能站起来,看来你还有点本事。不过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常浑夹着双腿,尽量不露出他的大裤衩。

    “废话少说。”莫千调动体内一半的源,水能克火,但是火强水弱,此消彼长。只要她的源火盖过水珠,便能破了他的攻击。

    常浑不以为然的看着她,“手下败将,还能掀起什么大浪来!”

    莫千俞的掌心迅速的形成了一个大火球,火球猛地暴涨,幻化出一只火鸟,栩栩如生,似有灵性一般,张开双翅,仰起脑袋展翅朝常浑飞了过去。

    常浑望着朝他飞来的火鸟,深邃一笑,小把戏,不就是换了一个样子。将凝聚的水珠融成一个小水球扔了过去。

    惊奇的一幕出现了,火鸟像射出来的弓箭一般直接穿透了水球,水球在空中蒸发完全,朝靶心射去,常浑一下子乱了阵脚,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打出一道水墙挡在身前,火鸟攻势凶猛,常浑始料不及,还是被火鸟击中,往后倒退,退到一面墙边,靠在上面硬撑着站立,“你的火鸟也不怎么样。”常浑硬着头皮说道,胸口像火烧一般。

    “师锅,你没事吧!”卢散跟着退到了墙边,说话还冒着风,口水喷到了常浑脸上。

    常浑把脸一甩,“这点小伎俩还伤不到我!”

    卢散投来了崇拜的眼光,师哥不愧是师哥,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厉害!

    莫千俞扶起楚正义,“我送你去医院。”

    “师锅,他们要走!快去打残他们!”卢散气焰嚣张。

    莫千俞望着靠墙的常浑,没有一点气血,看来伤的也不轻。

    “师锅,赶紧教训他们!”

    “闭嘴!”常浑大吼一声,今天居然败给了一个不知名的丫头,他不甘心,以后还怎么混下去,要是传出去的话他在门派中威望就要一落千丈了。

    常浑看着叫嚣的卢散,把心一横,从腰间拿出一把小钢刀,朝卢散的大腿捅了进去……

    卢散难以置信的看着平日里敬仰的师哥,顿时感觉大腿湿了一片,血如泉涌,卢散赶紧捂住伤口,半躺在地,“师锅,你……”

    “卢散,你要助师哥一把,做一点小小牺牲。别说话了!”常浑看着流出来的鲜血,眼里尽是贪婪*。

    “呵呵,我不会败的!”常浑抽出了卢散大腿处的鲜血,凝聚成固体,融成一个血球握在手中,口中念道,“十字血祭!”

    莫千俞不可思议的看着常浑,竟然作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为了自己的私心残害同门,不可原谅!

    常浑的眼球布满血丝,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阴冷的望着莫千俞。之前一番战斗已经抽干了体内可用的水,要不是不得已,也不会借用卢散的血。

    十字血祭是什么东西,莫千俞心里一惊,决不能让他使出来,抹杀在萌芽之中,不然她和楚正义都得有麻烦!

    常浑迅速的咬破舌尖,喷出一滴精血,滴在血球上,凝固的血球瞬间融化成液体,悬在半空中,分散出无数的小血滴,常浑两手一挥,小血滴开始列队,最终成一个十字型。

    莫千俞早已聚好火球,虽然不知十字血祭是什么,绝不能让他成功,朝常浑掷去。

    火球一遇到十字血滴,十字血滴便起了变化,一股强劲的吸收力把火球融了进去。莫千俞感觉一阵热腾之气拂面。

    “哼,十字血祭可以吸收任何能量,增强它的威力,你再怎么攻击也是枉然!哈哈哈……”常浑陷入狂热,不停催动十字血滴,将能量注入其中。

    莫千俞望着躺在地上的楚正义,跑是不可能了,只有一战!

    常浑狂喜的看着十字血滴成型,热气越来浓密,猛地一下,常浑双手交叉,“我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十字型血滴泛出红色的光热,映红了常浑的脸。

    莫千俞感觉不妙,源火恐怕抵挡不了血滴,只能拿出它了,莫千俞将意识探入沧云,这次要搏一把了,看能不能挡住他的攻击。莫千俞意识一晃,小虎在沧云里乖乖的坐着,旁边好像还有一个人影,不可能!再晃回来时,只有小虎一个人!莫千俞想不了那些,快速的取出青蛟剑!

    “十字血祭!灼烧灵魂!”

    数以万计的血滴摆成了一个十字型,像一幅巨大的法器,朝莫千俞压去!

    常浑的嘴角咧歪了,十字血祭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对*不能造成伤害,而是能灼烧人的灵魂,让人感到一种内心深处的痛,不能抑制。痛上七七四十九天,便魂飞魄散!

    莫千俞将源注入到青蛟剑中,担心的一幕发生了,青蛟剑根本不受控制,莫千俞强行的握住它,用意识去镇住它,可是意识一进去,却被什么东西强制的弹了回来,自从上次注入上品源之后,青蛟剑越发不受控制。眼看十字血祭过来了,据说剑都有灵性,莫千俞默念,帮帮我!

    莫千俞握紧青蛟剑往十字血祭一挥,剑体上的青蛟虚影一现,一口吞噬了所有血滴,便又沉了下去。

    事情不过眨眼之间,莫千俞也没看清楚怎么回事,青蛟剑一挥,血滴凭空消失了,真是神了。

    常浑拼命的揉着眼睛,“不!这不可能!我不可能输!”

    常浑像发了疯似的,抓住卢散,哆嗦着手拿起小钢刀,“卢散,你再牺牲一点点,只要一点点……”

    卢散唇色惨白,用气说道,“师锅,不要……”

    “住手!”莫千俞大喝一声,剑指常浑!

    突然一颗石子弹开了莫千俞手中的剑,青蛟剑哗铛铛的掉落在地。

    常浑赶紧收起了小钢刀,恢复了常态,“洪爷。”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

    角落里走出来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老头,穿着一身唐装,看了常浑和卢散一眼,卢散已经昏迷过去了,又眯着眼打量起莫千俞。

    “怎么回事。”洪爷悠悠的问道。

    “洪爷,这个女人伤了卢散,你一定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常浑猫着腰愤愤的说道。(.. )

    ... (阳朔小说网http://www.yshuoba.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有只兔的小说造化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造化师最新章节造化师全文阅读造化师5200造化师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有只兔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阳朔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