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阅读书吧 >> 我在豪门当夫人 >> 第449章 母与子(三更)

第449章 母与子(三更)

一场突如其来的叛乱,短短三天就结束了。

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参与其中的所有人却都感到精疲力尽。

在胡毅赶到接手了火车站之后,傅凤城等人就离开返回傅公馆了。

龙钺和卫长修看看坐在大厅里的几个人,都有志一同地表示自己累了要先去休息,将说话的地方留给了才刚刚知道真相的一家三口。

就连闻讯而来的傅扬城和傅钰城都被龙钺给拎走了,事实上龙少自己都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是傅凤城远房表哥这件事。只是之前事情太多了没有功夫考虑这件事,这会儿他得先睡个觉再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了。

大厅里有些过于安静,管家送上了茶水就退下了。

卓琳捧着一杯茶坐在沙发里,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傅凤城没有说话。傅凤城同样也没有开口,冷飒看看两人瞬间觉得气氛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尴尬。

只得自己起身坐到了卓琳身边,“卓姐…呃,您真的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卓琳看着冷飒因为称呼问题而有些纠结的表情,不由轻笑了一声,“我真的没事,倒是你…”伸手轻抚了一下冷飒的脸颊,脸上有一道淡淡的擦伤,并不严重却也清晰可见,“以后小心一点,这么好看的脸蛋,伤了多可惜。”

冷飒不在意地点点头,“嗯,以后我会小心的。”

刚回来的路上被傅凤城抓着翻来覆去得看,这会儿还是逃不脱卓女士的担忧,幸好冷二夫人不在京城,不然……忍不住抖了抖,冷飒瞥了一眼依然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傅大少,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好歹是母子相认,不温馨感人就算了你也不能假装自己是哑巴吧?

关键时候还是得靠冷爷啊。

冷飒在心中轻叹了口气,看看卓琳轻声道,“那个…卓、卓女士,之前任南砚说的事情……”开口了冷飒才发现,这个事情确实很尴尬。

傅凤城不是十来岁渴望母爱的小孩子,卓琳也不是刚丢了孩子满世界疯狂寻找的年轻母亲。当年的事情太过复杂,牵扯的人也太多,如今要说清楚一时半刻还真有些困难。

如果这两人之前从未见过或许还容易接受一点,但明明两人早就相识了,如今突然发现竟然是母子一时间只怕双方都有些不知道如何自处。

卓琳伸手握着冷飒的手,望着傅凤城眼睛突然有些泛红。

傅凤城背脊挺直地坐在旁边,抬头对上卓琳的目光放在膝盖上的手也跟着收紧。

“凤…我能叫你凤城吗?”卓琳轻声道。

傅凤城郑重地点头,卓琳立刻笑了,但同时眼泪也滴落了下来,“对不起,如果不是我当年太大意了,也不会……”

卓琳当然知道傅凤城跟傅夫人的关系不好,甚至之前傅凤城重伤那些事情都跟傅夫人有关系。当傅凤城跟她没关系的时候,她只会感慨好好的孩子没能遇到一个好娘。但当傅凤城变成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卓琳却恨不得将刚刚那颗手雷丢给傅政那夫妻俩。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就恨傅政恨傅夫人偷了她的孩子却不肯好好待他,更恨自己竟然那么轻易相信了盛老太太的说辞,没有更深入的去追查当年的事情。

“没有。”傅凤城望着卓琳,开口道,“跟您没有关系。”

傅凤城当然不会怪卓琳,只是他曾经觉得自己并不在乎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是看着眼前满眼愧疚痛苦的女人,傅凤城却觉得的心也仿佛跟着缩成了一团。

只是他淡漠惯了,除了面对冷飒他不习惯对任何人表示亲近,哪怕这个人是他的亲生母亲。

卓琳并不在乎傅凤城的冷淡,作为一个同样孤独了二十多年的人她其实是明白傅凤城的感受的。

只是自己失而复得二十多年的儿子的欢喜以及身为母亲的责任和感情让她比傅凤城更能够忽略这种天性的冷淡和疏离感。

她很快收起了泪水,含笑对傅凤城道,“谢谢你,凤城。”谢谢你不恨我,不责怪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谢谢你还愿意认我。

冷飒看着两人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故作轻松地笑了一声,将下巴枕在卓琳肩头上笑道:“今天应该也算是双喜临门吧?不是应该高兴一点吗?难道卓姐不喜欢我们家凤城?”

原本还有些紧张的气氛因为她的话缓和了许多,卓琳侧首看看她的小脸也跟着笑出声来。

卓琳伸手搂住冷飒轻声道,“飒飒,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陪着他。

冷飒微笑道:“不用客气,不过以后好像不能叫卓姐了。”

卓琳笑着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凤城能遇到你真是他的福气。”

冷飒笑道,“能遇到傅少也是我的福气啊,毕竟比他长得好看的人可不多见,这还要谢谢您呢,要不是您傅少怎么会生得怎么好看?”

“小嘴真甜。”卓琳笑道。

有了冷飒这一下打岔,傅凤城的神色也缓和了许多。

傅凤城沉吟了一下,才望着卓琳道:“当初的事情并非您的错,请您也不要放在心上。无论如何,您都是我的母亲。您…还愿意让我称呼您一声母亲么?”

虽然语气依然有些僵硬,但坐在他对面的两个女人都能感觉到他认真而且真诚地在说这些话。

卓琳抱着冷飒,含泪点了点头却半晌说不出话来。

傅凤城眼神也更加放松了下来,看了看冷飒,冷飒对他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傅凤城再看向怔怔望着自己的卓琳,微微低头道,“母亲。”

娘这个称呼虽然亲切用在卓琳身上却难免显得有些奇怪,妈妈这样的称呼傅大少也实在叫不出来。

最后傅凤城还是选择了称呼一声母亲。

但冷飒却能够感觉到其中的不同之处,傅凤城叫傅夫人母亲的时候能明显让人察觉到其中的疏离和冷漠,母亲两个字在他口中只是一个称呼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但称呼卓琳的时候却能够感觉得到其中的郑重和尊敬。

卓琳的眼泪终于再次落了下来,她放开了冷飒起身抱住了傅凤城,“好孩子,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不好……”

傅凤城浑身僵硬,迟疑了一下才缓缓抬起手来轻轻拍着卓琳的背心。

冷飒坐在一边含笑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原本的沉郁和疲惫都被一扫而空了。

最后卓琳靠在傅凤城肩上哭泣中昏睡了过去,她本就不像他们身体好精力充足,这三天花费的脑力只怕比他们还要多一些。又经历了这样的大喜大悲,终于有些撑不住昏睡了过去了。

傅凤城和冷飒将卓琳送回了房间安置好,又找了公馆的医生看了确定她只是太过疲惫和情绪激动并无大碍,才放心地回房休息。

这几天着实是太过辛苦了,冷飒洗漱完趴在床上胡思乱想着,还不等傅凤城从洗漱间出来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冷飒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傅凤城怀中,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

傅凤城早就醒了,一手搂着她,一只手拿着一本书正在翻看着。察觉到她的动静才将书放倒了旁边,低头看她,“醒了?”

冷飒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你什么时候醒的?”仔细看看他,眼底还有淡淡的血丝,显然昨晚睡得还是不太好,“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见她坐起身来,傅凤城伸出双手将她搂在怀中,下巴枕着她的肩头低声道,“睡不着。”

冷飒立刻想起了昨天大厅里的事情,那实在可以说是一场有些失败的母子相认。

但他们都明白,让傅大少像个热血少年一样扑上去搂着卓琳失声痛哭共叙母子之情也不太现实。

卓琳和傅凤城都是情绪内敛的人,越是重视的人和事他们会表现的越是内敛,在外人看来难免就觉得缺少几分温情。

冷飒靠着他轻声道,“不用担心,卓……呃,该叫母亲了是不是?母亲会明白你的想法的。就像是你,也明白母亲的想法不是吗?”

傅凤城搂着他轻声道,“母亲以后……”

冷飒也是一顿,抬头去看傅凤城,“你希望母亲跟我们一起去南六省生活吗?”

傅凤城摇头道,“不,一切都要看母亲自己的意愿。她…应该不会想去雍城,我们可以经常去北四省看她,或者别的什么地方都可以。”

冷飒暗暗松了口气,很快又不由在心中暗笑。

她原本还担心如果傅凤城真的希望卓琳跟她们一起生活,卓琳为了刚刚认回来的儿子或许真的会宁愿放弃自己的事业。不过转念一想她又知道确实是自己多虑了,傅凤城比谁都明白这些事情,也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卓女士自己心生退意愿意跟他们一起安享天年,当然没有问题。但冷飒看过卓琳写的那些东西,她能够感觉到卓琳是真的想要做一些事情改变这个国家的。况且卓琳还不到五十岁,那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女子如果就这么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实在是可惜了。

冷飒笑道,“那你有空就跟母亲好好谈谈,现在交通很方便我们可以经常去探望她。或者她愿意的话有空也可以来雍城常住。等将来,她想要退休了我们也可以一起生活,到时候还可以请母亲帮我们照顾孩子。不知道母亲会不会嫌累呢?”都说婆媳不好相处,但冷飒觉得自己应该能跟卓琳相处的很好。

因为她的话,傅凤城唇边也勾起了淡淡地的微笑,“母亲不会的。”

冷飒握着他的手道,“所以,有空你要把这些事情跟母亲好好谈谈,母子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多聊几次,就熟悉了。如果你实在不知道聊什么的话,也可以聊聊北四省或者南六省的事情,向母亲请教一些治理地方的经验啊什么的。我觉得你们应该都挺喜欢这个的。”

“好。”傅凤城轻声应道,“谢谢你,飒飒。”

冷飒笑吟吟地道,“不用客气,谁让你这么笨,连怎么跟自己的妈妈相处都不知道?”

傅凤城低声道,“是,辛苦夫人了。”

“夫人。”傅凤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冷飒有些不解地抬头与他对视,傅凤城握着她的手双眸定定地望着她道,“夫人刚刚说…请母亲帮我们,照顾孩子?”

冷飒眨了眨眼睛,眼珠子四处打转。

傅凤城伸手将她的脸转向自己。

冷飒有些气弱地瞪了他一眼道,“怎么了?难道我们将来不会生孩子吗?”

傅凤城望着他道,“夫人说得对。”

“哈哈,我就…随便说说。”冷飒干笑道,她对生孩子倒也没什么特别排斥的感觉,就是觉得这么一本正经的讨论这种事情很奇怪。

傅凤城却显然并没有这种感觉,轻声笑道,“确实应该早些有个孩子,母亲如果知道夫人有这种想法应该也会很高兴的,说不定真的愿意留在雍城跟我们一起生活。”

冷飒无语:我什么想法都没有,请傅大少不要随便给我加戏好吧?

新的一天依然阳光明媚,数日的混乱平定下来整个京城仿佛都变得一片宁静祥和了。

只是战乱造成的伤痕却没有那么容易弥合,市中心许多建筑都遭到了破坏,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弥补。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和京城的势力也将会发生不可抗拒的变化,身在其中的人们只能选择接受。

冷飒和傅凤城上午起床出门,一起去探望过了依然还沉睡没有醒过来的卓琳,又转身去书房给雍城家中打了电话。

接电话的是傅应城,傅应城电话里说傅督军昨晚已经醒了只是依然还不能说话,傅凤城和卓琳的关系因为任南砚发了明码通电雍城那边也已经知道了,但傅应城等人和韩冉姚观等一干将领商议之后一致决定先不告诉傅督军等大少回来了再说。

只是傅夫人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消息,今早才刚刚又闹了一场。只是傅督军重伤,家里上下都十分紧张也没有人理会她,只让人将她的院子看得更紧了一些。

另外渺渺在雍城住得也还算习惯,之前傅督军遇刺的事情也没有影响到渺渺,这两天宋璇三人也时不时过来探望,楚渺适应得倒是挺快,据说等他们回来就要商量下半年去学校念书了。

冷飒挂了电话也跟着松了口气,所有的事情都即将告一段落,大家都没事果然是一件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

“没事?”傅凤城问道。

冷飒点点头笑道,“没事,大家都很好。等京城的事情结束了,咱们也差不多该启程回雍城了。”

傅凤城点头道,“京城的事情有人处理,差不多就是这几天了。”

即便他们想要在京城多留几天时间上也是不允许的,傅督军虽然醒了却还不能说话,雍城群龙无首傅凤城不能不回去。不过……

“不知道母亲这次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回去住几天,当年的事情,总还是要解决的。”

当年的事不仅仅是任南砚张佐和盛老太太,傅夫人同样也参与了。这些事情,无论是傅凤城还是卓琳都有权力要一个结果。

只是这样一来,傅钰城那边恐怕又有些难过了。

傅凤城点头道,“我会跟母亲说的。”

冷飒面带鼓励,“傅少加油!好好跟母亲相处啊。”

“……”傅少有些无语,只是看着她笑吟吟的面容却又有些无可奈何,只得将她紧紧地扣在怀中,“夫人有空想这些,还不如想想我们先前商量的事情。”

“……”

因为这几天大家着实是忙坏了,昨晚龙钺等人也没有各回各家都住在了傅公馆。直到接近中午十一点了,管家才来禀告说张少来了,跟龙少楼少几位在后花园喝茶,请两位也过去。

两人来到后花园,果然看到几个人坐在花园里的凉亭里说话,这几天大家都有些灰头土脸,这会儿换了一身衣裳收拾打理一番又一个个都衣冠楚楚了。见两人进来,其他人都停下了原本的交谈,卫长修靠着柱子笑眯眯地对两人招手,“哟,表弟,弟妹,上午好啊。”

虽然事实很让人震惊,但身为一个商人卫当家对事情的接受能力还是一流的。

只是一个晚上他就已经十分良好的接受了自己跟傅凤城是亲表兄弟的事实了。

相比之下,龙少就略微要纠结一些了。倒不是纠结他跟傅凤城的关系,而是…这都变成亲戚了,卓女士还在他们北四省工作,那以后打起来怎么办?

跟这事儿没什么关系的楼兰舟和张静之就显得要平静多了,但这也只是外表看起来。

他们想要考虑的是另一个问题,龙家傅家卫家变成了亲戚,以后这安夏的局势会怎么走?

不过现在楼家元气大伤,张家只求保住一口元气,这些事情暂时也轮不到他们操心了。

大家重新落座,傅凤城问道,“各位聚在这里有什么事?”

萧轶然坐在凉亭的大理石栏杆上,有些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道:“傅凤城,你这是管杀不管埋啊。京城里事情多着呢,你居然问有什么事?”

傅凤城淡然道,“我若是管了,他们才不放心吧?”

凉亭里顿时有些沉默,可不是吗?不仅是傅凤城就连龙钺明显也不打算管事,否则也不会留在傅公馆不回去了。

楼兰舟轻咳了一声道,“今天上午刚刚得到消息,曲靖和任南砚逃走了。”

其他人并不觉得惊讶,不过还是纷纷看向楼兰舟。

楼兰舟道,“任南砚手里有不少人质,还有两个团的兵力护着,胡毅想必也不想跟他闹得鱼死网破。毕竟那些人要是多死上几个,胡毅也不好给外界交代。最后曲靖和任南砚带了一小部分人逃走了,他们准备带离京城的财物还有大部分兵马都被扣了下来。”

傅凤城垂眸思索了一下,与龙钺对视了一眼道,“是胡毅跟任南砚达成了什么条件吧。”真要打起来胡毅一个军不可能让两个团逃走了。

楼兰舟叹了口气道,“应该是,这也没什么意外的。胡毅肯定也不想自己损兵折将让别人占便宜,如果那些老人家死了伤了太多,他这次说不定就白干了。”

“皇室和张佐怎么样了?”冷飒问道。

张静之看了看坐在一边的萧轶然道,“陛下和其他皇室成员都被带回来了,不过…二皇子跟着任南砚跑了。二…张佐下落不明。”

冷飒偏着头看向张静之,张静之有些无奈地苦笑道,“真的,他没有跟着任南砚一起逃走,但他从车站失踪了。张佐自己还有一些人手,应该是被人救走了。现在京城依然全城封锁,还在搜查那些漏网之鱼。”

龙钺问道,“张相现在被暂时收押,段玉麟也被软禁在家中,现在京城谁说了算?余成宜?”

张静之叹了口气道,“内阁几位部长商量着办,军部那边现在有点乱,有楼老在总的来说还能稳得住。听消息,是打算提前举行换届选举。”

对此大家都没什么兴趣,反正在场的各位谁也轮不上就是了。

正说话间,徐少鸣快步过来禀告,“大少,余部长来了。”

傅凤城微微蹙眉,“余部长现在来做什么?”余成宜现在应该很忙才对。

徐少鸣也没有隐瞒,沉声道,“好像说是余小姐失踪了。”

冷飒也是一怔,说起来自从那日余心攸跟他们通过电话之后这人就失踪了。这几天所有人都忙得晕头转向,竟然谁也没有去注意余心攸到底去了哪儿。

徐少鸣很是贴心地提供消息,“三日前,余小姐从狱中带走了邢薇,另外…宫小姐也跟她一起走了。”

余成宜显然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来的,傅凤城站起身来道,“我去见他。”

冷飒抬头问道,“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傅凤城摇摇头道,“没什么事,余心攸应该不会有事的。”冷飒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目送傅凤城走了出去。

卫长修若有所思地道,“张弼和段玉麟不行了,下一任内阁首相应该就是余成宜了吧?”

凉亭里沉默了一会儿,龙钺道,“大概差不多,余成宜能稳定住局势。傅少夫人,你说是不是?”

冷飒回头笑道,“龙少说是,谁能说不是呢?”傅家当然不会反对余成宜上位,既然龙家也松口了,余成宜后面的路也算是铁板钉钉了。

“张少,张相那边……”冷飒看着依然有些憔悴的张静之问道。

张静之笑容有些苦涩,沉声道,“父亲准备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

众人都是一愣,卫长修皱眉道,“张相这么做,你们张家以后怎么办?”

萧轶然笑吟吟地道,“卫当家,这你就不懂了,张相这样做才能保全张家。”

卫长修瞥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我在听你胡说八道”的眼神。

萧轶然无奈地耸耸肩道,“反正张相是被牵扯进这些事情里来了,就算他自己不肯承认,总会有人拼了命把他和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你总不能否认,张佐能折腾这么多年,或多或少总是借了张家的势以及张弼这个哥哥的庇护的。这些事情啊…一旦牵连起来,就没完没亮了,哪怕没有的事情也能给你弄得罪证确凿。还不如张弼自己一口全部认下来,然后将张少切割出去。张少这次是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张家的对立面,加上他年纪轻之前职位也不高,张家那些事情牵连不到他。只要张弼认了罪,再往后仔细查罪名只会越查越少,毕竟张相本身确实没有做过那些事情。而且,张相都认栽了,那些人也不敢再轻易牵扯张少和张四小姐了。毕竟,张家纵横官场几十年,谁能保证张相手里没有一点别人的什么辛秘呢?真的逼急了,大家谁也不会好过。适可而止的道理,大家都是清楚的。”

三皇子素来废话连篇,这次倒是难得说了几句人话,一时间让卫当家有士别三日之感。

萧轶然没说的是,张弼顺手坑了段玉麟一把,余成宜只怕也得领他这个人情,以后多少还是得护着张静之一些。

“张兄,若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话。”龙钺坐起身来,看着张静之正色道。

楼兰舟也点头道,“龙兄说得对,不必客气。”

张静之点头笑道,“多谢,我会的。”

喜欢我在豪门当夫人请大家收藏:(www.yshuoba.com)我在豪门当夫人阅读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我在豪门当夫人最新章节 - 我在豪门当夫人全文阅读 - 我在豪门当夫人txt下载 - 凤轻的全部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 阅读书吧

猜你喜欢: 地球上线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重生90甜军嫂不死者[穿书]这个反派有毒军嫂的悠闲人生他那么狂农家乐小老板你好,周先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另类千金归来小同桌你亲我一下着迷炽道蜜吻999次:乔爷,抱!重生全能女神美爆了有种你再撞一下掌门人不高兴妾[慢穿]我喜欢你的信息素就这样恋着你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穿到大佬黑化前娱乐圈是我的[重生]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完本推荐: 主神崛起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盘龙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韩娱之影帝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神控天下全文阅读殖装全文阅读暖阳全文阅读军婚有喜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崩仙逆道全文阅读明末工程师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妙手狂医全文阅读权力巅峰全文阅读钢铁皇朝全文阅读我真没想出名啊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身体超级强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我靠科技种田兴家都市透视狂婿当打工仔开了外挂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伏天氏斩月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崛起在港综世界鉴宝金瞳九星之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首辅娇娘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西游:我,黑无常,地府签到十万年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重生之战神吕布盗墓:从终极开始众神世界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精灵之走向巅峰万界时空大穿越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妖女哪里逃道祖,我来自地球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我在豪门当夫人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在豪门当夫人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在豪门当夫人txt下载手机版 - 凤轻的全部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 阅读书吧移动版 - 阅读书吧手机站